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微信小程序

文章 > 活动详情

解脱

发布时间:2007-07-19 内容来源:官方公告

一切归于平静 队员冷静思考未来
编者按:球队最终降级,结束了与大连实德的比赛之后,力帆队当晚宣布放假,这次假期不仅给已经身心疲惫的队员们一个休整的机会,也给了他们认真思考自己将来的时间……
魏新只想带全家去九寨沟旅游
解脱,在彻底离开以后,这是力帆人的想法。几乎所有人都盼着早点打完最后一场比赛早点离开。“最后一场中超”的意义在大家眼里已经失去了所谓的吸引力。
俱乐部设身处地的为队员们制定了日程:周六去大连,周日下午打完比赛就地解散,而且还为所有人确定了当晚离开的机票。“能够早一分钟离开,就是幸事。”不少人这个时候计划的不是这场比赛怎么打,而是联赛结束后第一时间找个安静的地方调整心情。像最近接到多家中超俱乐部邀请的魏新就准备联赛一结束就带着老婆孩子去九寨沟好好休息一段,“现在脑子很乱,心情也很烦,感觉人都变了很多,我需要尽快找个安静的地方调试自己,然后再考虑考虑未来。”

黄希扬QQ签名:牢记降级的耻辱
在力帆决定继续投资中甲之后,重庆球员也不用为饭碗发愁,因为即便是中甲队,肯定也会有他们的位置。即不少人具备了打中超的能力,但也没有人愿意离开,“还是呆在重庆好,我们都不想出去,毕竟老婆孩子和家都在这里,钱少点就少点,只要人过得踏实就行了”,得到不少中超俱乐部青睐的力帆中生代代表王锴说。吴庆也盼着放假之后找点散心的方式,“踢了那么多年的球,现在是最烦的时候,放假了就彻底跟足球分开,跟你们去打打羽毛球,心情肯定不错。”难能可贵的是,在不少人都认为重庆球员缺乏一种有责任心的血性时,作为重庆足球未来的希望,黄希扬现在就憋着口气。在他QQ个性签名上写的是“牢记降级的耻辱”,“我永远忘不了今年国庆节,最后的比赛我会好好踢的,为来年作准备,我们这代一定要翻身。”

贾文鹏:这个时候结婚也算不了什么
能够在最后一场比赛前不为前途担忧和着急的并不是所有力帆队员,最近力帆俱乐部已经决定将那些工资高的老将们挂牌,这几天也找他们谈了话,使得这些老将更没心情去想最后一场比赛。“现在市场那么不景气,很难找个饭碗,今天俱乐部给我们说了转会费,像我居然要两百万,这不是让我下岗嘛,”一位后防大将哭丧着脸说。据说像王安治,王超,贾文鹏,范云,张永海等诸多老将都已经在联系下家,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想找到一个合适的去处很难。
大连球员贾文鹏下个月要结婚,原本他打算这次回大连打比赛请全体队员吃一顿,当提前在队里办一桌,但看到眼下的情形,贾文鹏放弃了这个想法,“大家心情都不好,这个时候,喜事也算不了什么。”对于一心想踢中超的贾文鹏来说,尽管也有俱乐部对他感兴趣,但他自己却一点不乐观,“这个世道,什么可能都会发生,我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

文/王印毅

 

 

                                                      以退为进
死亡往往有三种不同的味道。
一种就是像电影《阿飞正传》里的台词,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悲壮,“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一直的飞,飞累了就睡在风里,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死亡的时候。”
还有一种是鲁迅式悲剧的沉重,“血馒头救不了华小栓,该死的始终会死”。就像如今对不少一个模子刻画出来的类似情结的韩剧感到没劲外,屡屡让“人祸”一种方式打倒的力帆这次的死亡自然就会让人索然无趣。
或许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把力帆的死亡娱乐化,将他们看作是《无极》中的昆仑和鬼狼,天天在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指导下玩着命与时间赛跑,但最终的命运却没有一丁点改变。
美国喜剧电影大师伍迪·艾伦说,大笑是极度悲哀的表达方式。我们将力帆的死亡娱乐化博得一笑,相信笑过之后大家就会体会到力帆足球的真正悲哀。殊途同归,我们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力帆能够经过这次沉沦而猛醒。
真正的解脱是改头换面,在力帆还会依然撑起这杆大旗的情况下,需要的是真正的换脑筋,换思维。否则人祸还会继续,擦干眼泪,从头再来的结果仍然是轮回。
生活还要继续,足球还要照踢。降级!这两个字眼面对和承认起来有些残酷,但换种脑子想想,或许退一步就是海阔天空。踢中甲不是坏事,多赢球,人气又回来了,总比在中超不死不活挨人骂好。
以退为进,这是一种策略,对于力帆来说,“退”是不得已的,但“进”则必须是刻意为之的,首先是思想意识和运作方式,包括在选择用人,怎么用人等多方面脱胎换骨,只有这样,才会有成绩的进步。
邓爷爷曾经说,“我们今天的退一步就是为了明天大踏步的前进”,希望与力帆共勉。

文/王印毅

 

 


为了永别的悲剧
喜剧的力量,在于一瞬间的极乐世界;而悲剧,则是绵长的蚀骨挖心之痛。

王锴跑向场边,把湿淋淋的球衣扔向球迷,然后是黄希扬、奥特加,唯一的区别是,王锴和黄希扬的脸上,满是泪水,而在这个告别之夜忽然爆发的奥特加,则多少有些茫然。只有重庆人,才能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夜晚失去了什么,而对于奥特加,假如告诉他,看台上申花俱乐部的老板吴冀南甚至向身边的记者打听这个尼日利亚小黑身价几许时,他或许还会收获一份意外的兴奋,当然,假如这不是一个黑色幽默,就只能冀望吴总千万别看之前他为力帆效力的任何一场比赛的录像。

解脱了,却并不像想象中那么轻松,否则这个夜晚的所有泪水,会沦落为作秀和矫情,但别夸大的这帮被失败折磨了一个赛季的力帆球员们的演技,他们的情绪,和他们在这个赛季的苦命挣扎一样真实。看台上,有他们的父母妻子,甚至还有襁褓之中的儿子,这样一个特殊的夜晚,他们在自己亲人面前,即便心如钢铁,亦化为脆弱的恸哭。

除了渲染和记录悲伤,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明天,又是一个新的明天。

文/刘苏

 

 


力帆 中甲也疯狂
当疲惫的力帆队流尽了身上的最后一滴血和泪之后,一个无可挽回的事实已经摆在了重庆球迷面前。明年,我们将暂时告别已经在重庆存在了八年之久的中国顶级足球联赛,等待山城球迷的将是久违了的中甲。不过,换个角度看,对几年来在泥潭中苦苦挣扎的重庆足球而言,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回想起当年重庆红岩在甲B的光荣岁月和努力向上的奋斗历程,可以想像,中甲,其实也有它的味道和疯狂。
耻辱已成为过去
其实力帆队的命运一早就已经注定。1%不到的理论上存在的保级希望,非但不能激起球队的求生欲望,反而像一座大山,重重的压在力帆将士的心坎,令人喘不过气来。好几次,都有队员向记者倾诉苦水:“这样生不如死的局面真让人难受。说实话,早点有个结果对我们反而是种解脱。”
记者能够很好的理解,这里所说的解脱并不是那种一了百了的轻松,而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好死不如赖活,其实并不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几年来,每每在最后几名徘徊,这样的力帆队,早已不具备征战中超的实力。解脱,也许才能带来新一次的重生。
耻辱已经成为过去。力帆方面其实一早就已经决定,在理论上的机会都不存在的那一轮,立即宣布来年继续征战中甲的决定。是青岛队前一轮在客场“意外”不敌武汉队,使得力帆队的“理论希望”继续延后了一轮。但这一次,力帆队总算拿出了承认事实的勇气,当晚,俱乐部就正式向外宣布,降级了,力帆集团也不会退出,明年,力帆队将继续征战中甲。

而今迈步从头越
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经验,当你害怕的一件事情终于来临的时候,反而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轻松。真正降级后的力帆队,就有一种这样的轻松。不错,魏新哭了,吴庆哭了……当真正面对降级这个残酷事实的时候,谁也无法抑制住由心底涌出来的悲伤。
但悲伤过后,力帆队中的氛围反而没有想像中沉重。擦干眼泪之后,大家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也许,一直以来,力帆队员们担心的,并不是降级,而是担心本身,将他们压得无法呼吸。
想想看,辽宁、天津、武汉……多少支球队都曾经在由甲A降入甲B打滚,而后又杀回甲A。降级,绝对不是世界末日,在力帆集团已经表态将继续高举重庆足球的大旗之后,球员们又有什么理由徘徊在已经成为过去的悲伤历史中?

红岩是最好榜样
曾经的重庆红岩队,就是降级后的力帆队最好的榜样。想当年,由乙级联赛一步步闯进甲B的红岩,不一样也给重庆球迷带来过最美好的回忆?
红岩队在甲B征战的岁月,重庆已经有了寰岛这支甲A的队伍,但论及上座率,红岩却远超当时的寰岛。这很好的说明,球迷最在乎的,也许并不是中超还是中甲,最重要的是,这支子弟兵,必须要有勇猛拼杀的决心和勇气。而红岩队当年之所以备受球迷欢迎,正是因为他们在比赛中表现出来的拼劲。雨战加佳4:0痛扁对手,陈亦明雨中扑倒等一幕幕经典场景,至今仍令人印象颇深。
其实,对力帆而言,要重新赢回球迷的心,并不在于是在中超还是中甲,彻底的改变面貌,以耳目一新的战斗力搏杀战场,才是关键之中的关键。